首頁>短篇小說>一往情深深幾許> 第1章 識破

一往情深深幾許

  • 短篇小說
  • 2018-02-26 12:51
  • 5萬字

《一往情深深幾許》

第1章 識破

作者:瀟瀟雨分類:短篇小說字數:1513字更新時間:2018/2/26

顧婉沒有想到逃了一個多月竟然又撞見了秦子非!

此時她穿著一身服務員服裝,低垂著頭半跪在包廂的地上拿著抹布在擦拭地上的血跡。

就在幾分鐘前,夜色一號貴賓包廂的地上躺著一個渾身是血的男人,顧婉進來收拾的時候那個男人剛剛被保鏢像拖死狗一樣的拖走,地上一條鮮紅的血跡一直從茶幾那個位置延續到門口。

包廂里的氣氛冷冽壓抑,顧婉垂著頭,半跪著慢慢的擦著血跡,到達門口的時候,她心里松口氣,飛快擦完地上的血跡,顧婉起身伸手去拉門。

手剛接觸到門把手,一個聲音突然憑空響起:“等一下!”

那聲音突如其來的響起,像是毒蛇的信子**她的肌膚,陰寒冰冷,顧婉心里一緊,條件反射般她快速拉開門就往外跑。

剛出去一步,一直大手從后面揪住了她的衣領,她瘦弱的身子被人像老鷹捉小雞一樣的拎了起來。

只是瞬間身子騰空后被重重的慣摔在地毯上,那力道不是一般的大,盡管地上鋪著地毯,但是她還是疼得臉都皺了起來。

仰面朝天的躺在地毯上,目光所視之處的正前方坐著一個黑色的身影。

指間的香煙忽滅忽暗,他英俊的臉陰晴難定,顧婉閉了下眼睛,是在做夢嗎?

腦回路還沒有打開,下一秒一雙修長潔白指甲修剪得干凈整齊的手伸過來握住了她的下巴,陰森森的聲音響起:“你倒是跑啊?”

顧婉渾身都在抖,像是篩子一樣的抖,完全控制不住,男人手下用力,握緊她的下巴逼著她抬頭和他對視。

只是接觸到那雙陰翳的眸子,顧婉一下子閉上了眼睛。

她好怕,怕得要死!

男人的手指在她的臉上輕輕的摩挲,她能感覺到指腹間的灼熱,“撕拉”一聲,她臉上的偽裝膠布被用力扯了下來。

男人看著眼前干凈明媚的臉嗤笑一聲:“都是蠢貨!只是這樣的偽裝竟然讓你們找了三個多月!”

包廂里的保鏢因為這句話一下子低下了頭,全都噤若寒蟬。

男人的手指還在摩挲著顧婉的臉,聲音溫柔可親,卻帶著無盡的疏離:“小婉!我找你找得好苦啊!”

這句話聽在顧婉耳朵里她臉上的表情變得痛苦到極致,聲音顫得慌:“大……大哥!”

“大哥?”男人眼中墨色漸濃,那是他要發怒的表現,只是轉瞬,他突然嗤笑一聲,輕輕用力把顧婉從地上拎起來。“你記得我是你大哥啊?想大哥沒有?”

話音落下當著一屋子保鏢的面他就這樣親上了她的唇,保鏢全都低頭垂目的看著自己的腳尖。

秦子非當他們是空氣,舌頭長驅直入含住她的丁香吸吮,包廂里很安靜,他的粗喘聲聽起來尤為的清晰。

顧婉像是砧板上的魚兒,仍由他宰割,秦子非的脾氣她可是清楚得很,他隨心所欲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她如果惹他不高興,他能想一萬種折磨得她死去活來得辦法。

就比如此時,從前他碰她還能夠躲著人,不明目張膽,現在竟然當著保鏢的面親她,完全不管她們的關系有多不能見人。

感覺到秦子非身下有東西硬邦邦的頂著她,顧婉心里又羞又氣,偏偏他還沒有停下來的跡象,嘴親吻著她,一只手堂而皇之的從她衣領伸進去握住了她的白兔。

太恥辱了,秦子非從來沒有把她當人,她對于他來說就是一個玩物,一個可以任意褻玩的東西。

顧婉心里苦澀到極致,秦子非的脾氣她也算是了解,她私自逃跑被抓回來肯定是要折辱她的。

以他狠戾的個性,當著那些保鏢上他也是完全做得出來的。

心里又怕又氣,秦子非的脾氣是吃軟不吃硬,她現在必須祈求他改變主意。

腦子里百轉千回,顧婉強迫自己伸手僵硬的摟住秦子非的脖子,聲音帶著一絲嬌柔:“子非!我要回家!我們回家好不好?”

握住她白兔的手一下子收緊了,顧婉感覺自己真是賤,賤到家了,當著這么一屋子保鏢的面她竟然連那樣惡心的話都得說,比起當著這一屋子保鏢的面被他上,說惡心的話要好太多:“我們回家,回家我再給你!”

“不跑了?”男人嗤笑一聲放開她,他的眼中沒有半絲情欲,清明得讓顧婉害怕。

“不跑了!我再也不會跑了!”顧婉機械的保證。

“記住你說的話!顧婉,我再給你一次機會,最后一次機會!”

掌讀小說網提供一往情深深幾許最新章節閱讀,轉載請聯系作者:瀟瀟雨

猜你喜歡 換一換

指南

  • A- 18 A+
  • 1050
重置
  • 翻頁

  • 上下移動

關 閉

舉 報
真人游戏